加入收藏
面對疫情——江油作協在行動(第三輯) - 詩歌欣賞 - 江油網絡電視臺 江油傳媒網 -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快3群计划都是假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 -> 專題活動輔助欄目 -> 元宵節專題 -> 品讀元宵 -> 詩歌欣賞

面對疫情——江油作協在行動(第三輯)

來源:  時間:2020-02-07 17:16:09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 www.cjxgzj.com.cn “疫情如火,舉國關情。萬眾一心,眾志成城!面對疫情,我們江油作協密切關注疫情并寄予我們的愛心!近期,江油市作家協會將通過《太白文學》公眾號推出江油作協會員朋友和江油詩群關注疫情、參與抗擊疫情、展現我們關注社會民生的系列文學作品,以文學的方式表達我們的良知與愛心!”——廖悰


今天推出第三期,敬請關注。

本期詩人:(排名不分先后)

譚昌永、黃東明、丁余科、吳闕、李倩雯、張紹宇、周亮、李潔、姜二月

散文作者:黃東速

書法作者:趙斌


愧•疫

作者:譚昌永

愛人

我戴上口罩

說“想你”時

聲音有些迷糊

你一定要

諒解


武漢

我們戴上口罩

說“挺你”時

聲音有些含糊

你一定要

諒解


祖國

我們戴上口罩

說“愛您”時

聲音有些模糊

您一定要

諒解


202021

 

高速公路

作者:黃東明


往年,路是車的

跑到月球也沒人管

那么多的車

怎么都跑不完


今年,一群蝙蝠

在除夕前發生暴動

由武漢開始

用冠狀病毒作武器

從城市包圍農村

席卷全國

高速公路都成麻雀的家


但這是暫時的

人肯定能戰勝蝙蝠的

高速公路,是留給愛人的

是留給詩和遠方的


正月初九祈福作品      大愛無疆(縱:1.8米 橫:6.0作者:趙斌



疫期,寫給孩子們的一封信

作者:丁余科

沒錯,我親愛的孩子

純凈的快樂來自于陽光

來自于大自然


但我們必須堅守陣地打贏這場戰役

而我們的陣地就是自己的家園


請摁住將要崩潰的信念

霧霾總會散去

風雨過后便是晴天


一切生命力

都源于我們對生命的尊重

我親愛的孩子

在充滿迷惘與恐懼的生活中

一定會誕生火苗一般的生命力量

它總是以白衣天使的形象出現


我親愛的孩子

你看,花骨朵還在枝頭等遲來的春天

你看,家鄉的河流還在盼南飛的春燕



與己書

——給戰疫的我們

作者:吳闕


正月  我生辰八字的正月

我熟悉而親切的正月

團年飯至今未能成席

月色暗淡  晚風嘶啞

許多生離死別在堆砌

許多淚水把我圍成一尾魚

我不說深淵  不說冬寒

也不聽流言野訊

我是我的城

我是我執戈的盟軍

逆行者  自愿者  發聲者……

沒有一個旁觀者

所有的我都是戰疫的鐵騎

城闕上  春暖的號角此起彼揚

也聽見  女兒咬字不清的童音

唱小兔兒乖乖


無情的數字背后

作者:李倩雯


每天看著那些無情增加的數字

我眼前就浮現

白色的裹布

醫生透明跳動的心

抬走又搬來新的還活著的人

好奇那些死去的數字代號

他們最終會去哪里


分不清的死亡和愛

陰和陽也總在人間混淆

若問他是為什么死去的

恐怕連病毒的全稱都說不出來

自然的報復就是殺死無辜的人

再用陌生的眼淚祭奠


作者:張紹宇


當油鋸“咔咔”地砍倒樹干

大地,這些枝干的母親

可曾喊痛


當深居簡出的飛禽走獸

被拖拽著,端上餐桌

它們,可曾喊痛


人啊

同是造化里的一員

一串咳嗽過后

你憑什么覺得自己更痛


口罩

輕易的遮住了面容

那良心呢?

是否也可以被輕易遮???

從此以后,便可麻木不仁

歡喜地說出

我不知道什么是痛


2020 2 1


我能做的

作者:周亮


高樓上

我沒有翅膀

我不是鴿子

但我  有一雙眼晴

在小區暖暖的陽光里翱翔


封閉的小區

每天消毒二次

相對安全的人們

在太陽下拉開距離

各占一地

打乒乓球 拍羽毛球

讓懷里不滿周歲的孩子

搖搖晃晃 張嘴吸吮陽光

或者緩緩徐步


他們輕忪起來的笑

不時落入耳膜

在窗外發亮


春節  己過了九天

工作還要等待長時間的消息

喜悅于一家天天團聚

悲傷于又有人倒向疫病


除了讀書 看信息

唯一還能做的

便是 把有利防疫的

視頻和通告

通過食指發送出去

      2020.2.2.


皎皎白玉蘭

作者:深藍(李潔)


三十年前

父親被煙熏黃了的手

執筆寫下《皎皎白玉蘭》

我以為

那不過是贊美春的芳菲


父親沒有活到庚子年

他本命年里發生的

和命運一般多舛


病毒阻了出門的腳步

百無聊賴

翻開父親留下的筆記本


白玉蘭

皎皎如白衣天使

向天的花苞

更象她(他)們的手

拂過人間

便不染纖塵

迎風卻不搖曳

勇敢與疫情相搏


我不知道

父親知不知道

他當年愛慕的白玉蘭

歷經了多少載風霜

容顏不老  傲然綻放


寫給你,東港環衛

作者:姜二月


你揮舞的韻律,

掃去我夢中的不安;

你拂拭的小城,

明亮我的雙眼。


我欣賞你布置銀杏葉的華美,

我抱怨你洗刷拖把打破星期六的寧靜,

我注視車流中你緩慢的橘色身影,

默默為你捏把汗。


雖然素不相識,

可也有聯系。

我關心你,也忘懷你,

彼此交融,也生疏。

橘色的路燈下,

滿是你無痕的軌跡。


新春,黑云壓城。

你捐了一萬二,

酸楚的淚水從心底噴涌而出,

你的光明刺痛了我的吝嗇。


今晨,17205。

我收起樂觀,

過得十分莊重。

因為心里住了,

屬于黎明的橘光。


正月初十祈福作品      勇者無懼(縱:1.8米 橫:6.0作者:趙斌



疫期日志 初八

                作者:黃東速

昨晚敲鍵盤到半夜,把字敲出來了,把瞌睡敲走了,失眠,疲憊。寫作雖然是靜坐的姿態,但除了身體沒跑,其它的都在跑,很累。難怪村上春樹說,寫作是一件體力活。所以他堅持跑步,不僅是為身體跑,更是為寫作跑。我不跑步健身,只走步健身。跑步和走步是不是一回事,不要問我,要問村上春樹,他寫了很多關于跑步的文章。

 在床上賴到10點,感覺到床都煩我了,就起床了。想起要買菜,就準備出門了。

昨天一天沒出門,墻壁上、天花板上都是我的身影,我覺得自己有點像墻角的家具了。其實,當家具比當人好,沒有愛和憂愁,也就沒有痛苦和煩惱。

出了門,總算又見了天日,覺得天變樣了又沒變樣。古人說,“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屋里一日呢?我這樣想,是不是有點憋昏頭了。我狠狠地瞪了天一樣,天沒理我,其實他應該瞪我一眼。不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想?;褂械閿?,和昨夜的雨應該是一伙的,那一伙走了,她不想走。在路上遇到了麻友同學,我們都沒說話,只是沖著對方笑了一下。不用說,我們都彼此知道對方在想什么,所謂“肚里的蛔蟲”。其實,我一直鬧不明白一個問題,為什么是蛔蟲?而不是螞蟥、蚯蚓,或者別的什么。我覺得,有很多時候話都是多余的,心都亮給你了,還說什么,能說出來的話都是僵硬的塑料花。就像一副牌,明明他在做清一色極品,你再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只不過,我覺得,他的笑像是麻將堆出來的。他會不會也這樣看我呢?

突然想吃十字路口那家攤子的油煎餅。走攏,空蕩蕩的,和平時相比,我總覺得,這個十字街頭缺了一個角。都初八了,這個攤主還在節日里晃蕩。不過,非常時期,他應該呆在家里。自己還不是沒上班,人要換位思考,我提醒自己。

菜市場比前兩天人多了些,菜攤、肉攤又復活了,其實它們根本沒死過,死去的是時間,他們的影子一直在那里。我買了一點青椒,5元一斤,比平時貴了些。冰箱里還有半只雞,青椒炒雞,不算野味吧。我提著幾根青椒回家,覺得自己手里什么也沒有,就像這個日子給我的東西太少了,庶幾于無。

回家,放下青椒,立即翻手機,感覺青椒不屑地白了我一眼。我沒理它,也懶得抽它——一會兒,它就是我的腹中之物了。打開手機,海量的信息向我涌來,我就像一根柔軟而倔強的水草,被那些撲面而來信息推攘得東倒西歪。哇,確診人數破萬了;哇,江油確診了一起新冠病例,就在心悅華庭小區,還有封鎖市區的視頻;哇,昨天大家都在推送的雙黃連口服液,原來只是一幕鬧劇和喜劇;哇,我們單位工作群里還有賣口罩的,考慮買不買,不知道真假;哇,江油作協公號推出了“戰疫”第二期,太白戰士就是牛;哇,英國正式脫歐了……

    我這根水草被搖來搖去,不知道會被搖到哪里。其實,很多嚴肅的信息都被整成了段子了。比如,關于雙黃連口服液,有這樣一篇微博文字:“早在十五年前,德國著名教授柯基爾(這個名字怪)就在國際著名醫療雜志《老年春秋》上指出,雙黃連口服液,雖然能抵制病毒,但它包含的IceTesticuiarl因子會攻擊男性睪丸,有證據顯示,連續喂公雞一周雙黃連,公雞的睪丸縮小了40.27%(夠精確)。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段子還是科普。我在想,辛好雙黃連沒有治新冠的藥效,不然很多睪丸都要遭秧了。想到這,我不禁用那只才拎過青椒的手摸了一下那個地方。

從精神層面上講,中國現在基本上是一個娛樂至上致死的社會,而它的體現方式就是段子。一件扯眼球的事,事情還沒跑到你面前,段子就跑到你面前了。現在最流行的,可能不是人民幣,也不是病毒感染,而是段子。給我的感覺是:不段子,不成活;段子成了這個社會的空氣。包括現在的特殊時期,關于新冠病毒時期生活的段子不比新冠病毒少。這些段子幾乎天天被刷屏,就象一首歌“嘻刷刷,嘻刷刷”,沒消停過。我個人覺得,這不是一件好事,它會讓一個民族溫水煮青蛙,越來越沒有格局和氣象。這可能和我們這個民族沒有哲學底蘊有關系。有一個奇怪的現象,近現代中國幾乎沒有出過一個自成體系的哲學家,而西方卻涌現了盧梭、薩特、黑格爾、尼采、叔本華、愛因期坦等大量哲學巨匠,還有前兩年去逝的霍金。哲學一定是探究事物本質規律的,它的存在方式是思考,再思考,力爭讓人類接近真理和上帝。當然,思考是一件很枯燥、很費勁的事,但也是一件很有趣、很有意義的事。哲學的迷宮,就像浩瀚的星光一樣,因為遙遠和神秘,因為無法抵達,而格外美麗。段子是事物表面的花絮,很輕淺,也很近,不需要經過我們大腦的回溝;那些像花瓣一樣輕浮的笑聲和我們親密無間,但正因為很輕很近,這些笑聲很快就會滑落,無法永恒和深邃。

睡了午覺,戴上新口罩,去東山路蹓跶。我上班就走東山路。不是我大膽,不是我不怕死,而是我知道那里是工業開發區,幾乎無人,很安全。路上沒人,只有我自己,還有除我以外舉著枯枝的冬樹、永遠也不想長高的小草、不會熱鬧一會兒的清冷。有些地方是繁華事散后的寂滅,這里從沒有繁華過,它的清冷是從源頭下來的,可以入骨和出神。

近十天沒從這過了,路還是路,樹還是樹,草還是草,我還是不是十天前的我呢?

2020年2月1日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 理性發言0條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登錄 注冊
推薦信息

熱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