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面對疫情——江油作協在行動(第二輯) - 詩歌欣賞 - 江油網絡電視臺 江油傳媒網 -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快3群计划都是假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 -> 專題活動輔助欄目 -> 元宵節專題 -> 品讀元宵 -> 詩歌欣賞

面對疫情——江油作協在行動(第二輯)

來源:  時間:2020-02-07 17:18:22

玩快3不贪心每天赚几百 www.cjxgzj.com.cn “疫情如火,舉國關情。萬眾一心,眾志成城!面對疫情,我們江油作協密切關注疫情并寄予我們的愛心!近期,江油市作家協會將通過《太白文學》公眾號推出江油作協會員朋友和江油詩群關注疫情、參與抗擊疫情、展現我們關注社會民生的系列文學作品,以文學的方式表達我們的良知與愛心!”——廖悰

今天推出第二期,敬請關注。

本期詩人:(排名不分先后)

廖悰、劉術云、吳昌茂、姜二月、黃東明、胡江、何林瑾

散文作者:黃東速

書法作者:趙斌

本來面目(外一首)

作者:廖悰

讀《壇經》

六祖惠能得衣缽南行

惠明追尋奪取不得  求惠能說法

惠能云:

不思善,不思惡,正與么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

滿街口罩

遮住億萬張臉

滄桑的童稚的俊俏的猥瑣的方正的歪斜的

唯露一雙雙眼睛  惶然  警惕 距離  希冀

花天酒地一曲紅綃不知數

謝客獨居清靜地觀清靜心

哪個是你本來面目

哪個是我本來面目

窗外

從臥室到客廳,七步

從客廳到臥室,七步

窗外  有陽光春風蘇醒的草木

只是沒有人

天空有鳥飛過

我趕緊關窗(以前是何等欣悅鳥兒的光顧?。?/span>

生怕是那一只禍福相依的蝙蝠

自我放縱到自我隔離

我聽到山川草木鳥獸蟲魚嘲諷的嘆息

2020.1.30


如果躲過這一次瘟疫

作者:劉術云

陽光好燦爛

春天的花兒已經怒放

如果

如果躲過這一次瘟疫

我會更珍惜生命

珍惜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寸陽光

珍惜每一滴雨水

更愛所有的親人

更敬所有的師長

更要與朋友們暢飲

哪怕花光所有的錢

哪怕是身無分文

也要銘記生命的不易

把鮮花和美酒

敬獻給守護我們生命的人

還有默默牽掛我的所有人

陽光真好

作者:吳昌茂

陽光真好,春天的腳步

沒有因為冠狀病毒

停止不前

小孩無憂無慮的笑臉

寫滿年味

紅燈籠,春聯的色彩依舊

恰似一年又一年

美好愿望的期盼

疫情也并非一無是處

無論是非典,還是冠狀疫情

見證華夏大地陽光依舊

讓浮躁的心靜一靜

讓獵欲的手停一停

讓麻木的嘴

重拾病從口入的味道

陽光真好,鳥依舊自由自在

冬眠的小草樹木

如約而至的醒來

讓自己淋漓至盡地成長

綻放自己的至真至純

在這個春天努力讓自己

成為主色調

陽光真好……

2020.1.30

正月初七祈福作品      心向美好(縱:1.8米 橫:5.8米作者:趙斌


新年里關于潔凈的想象

作者:姜二月

白梅花又在最冷天開了,

人們隱忍著,

為另一件事數著九。

我擁抱著睡眠,不讓它醒來,

思域流動意象。

原野升起裊裊地氣,

最初的模樣;

他們回到干燥溫暖的家,

擁著爐火;

一汪水反復搓洗著菜肴,

光在器皿里變幻色彩;

你我明白,

清水能洗掉所有翳,

清風吹散過一切霾,

遲早。

新年寂靜等盼著,

風朗氣清,天凈水明從大地蘇醒。

黃鶴樓

作者:黃東明

去年八月,送女兒去黃岡

轉回武漢,因為崔灝

我登了黃鶴樓,黃鶴已去

冠狀病毒沒來

在樓頂,極目望楚

長江浩蕩

大橋上,車流浩蕩

幾只鳥,浩浩蕩蕩

不知它們要飛多遠

我一圈一圈地轉

就像當年的黃鶴

晴川,鄉關,芳草

漢陽,日暮,鸚鵡洲

諸多刻在鄉愁上的名字

你們還記得那只黃鶴嗎

白云老了,所以沉默

我也會老的,你也會的

將告別女兒,親人

愛的每一個

時間沒有永恒,但愛年輕

地球不是一個孤島

坐下就休息一下

站立時就讓我們吶喊

如果躺下,也要打幾個鼾

刷新必要的存在

黃鶴去了就去了

把這杯摔碗酒喝了

讓該去的自己去

把愛留下,這是人間最后的黃金

正月初八祈福作品      無畏者勝(縱:1.8米 橫:6.0作者:趙斌


七日

作者:胡江

從初一開始

不再出門

不再喝酒

到今天

剛好七日

我家就在村口

前幾天拉起了幾幅標語

很硬核的那種

“外地車輛不得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聽說這是村長親自寫的

村民們很乖巧

不敢串門、打牌

不再吆喝、溜達

我想說

這里的村莊靜悄悄

村長害怕民兵太少

控制不了

腦袋一拍

做出了一個他認為

大膽而驚人的決定:

成立村民微信群

隨時播報疫情

傳達指示

安排布置工作

排查人員

還可以

吆五喝六

但是村民太乖了

工作說完了

群里寂靜無聲

因為村長說

誰敢打麻將

群里通報 還要???/span>

村民五和尚問

可以搶紅包不

村長說,我發一個你們搶

誰搶的最多,就繼續發

結果村民群變成了

紅包游戲群

村長很滿意自己的智商

每天晚上也要發一個大紅包

紅包取名

“老實呆在家”

到今天也剛好七日



 等我


作者:何林瑾

大寒,

風蕩漾起年的燈籠,

窗花映著霜氣的紅,

和滿世界奔走的藍。

除夕,

籠不住夜的蕭條,

世界被關的鴉雀無聲。

病疫,

臨下一方蔓延千里,

一場沒有硝煙的戰,

打進了醫院。

第九天,

喝完的空藥碗還氤著熱氣

片刻化無

若是劫,待渡完,

萬水千山,

等我。

2020.2.1



散     文

疫期日志 初六

作者:黃東速

“昨天是初五,今天是初六?!痹緋懇恍牙?,在我脖子上頂了五十多年的腦袋冒出了這句話。這不是廢話,就是廢話他媽。我被冠狀病毒關了快一星期了,不來點廢話,就離抑郁癥近了,連圣人孔子都說:“無所事事,難矣哉!”,我敢打賭,孔子肯定沒有像我這樣關得嚴、關得久,不知道孔子厄于陳蔡、七日不食,說沒說廢話,現在的人只記得他的圣言了,但我不相信他只說《論語》,沒說過一句廢話,圣人也是人嘛。特殊時期,說廢話有很多理由。不知道那個年代有沒有冠狀病毒,雖然很多人都戴冠。其實,人是累不死了,好多人都是閑死的,以后干工作,我再也不叫累了。我沒想到,疫情也會勵志。

      抬頭看窗外,和前兩天一樣,太陽紅艷得像在撒謊,但她不像疫情發生前,一些官員在會上撒謊,至少她臉紅。這么好的冬日暖陽,很誘惑人,但我知道,被陽光穿過的空氣,仍有蝙蝠邪惡的影子,就像一朵巨大的罌粟花。有人說,太陽每天都是新的,我不怎么信,昨天有病毒,今天還有病毒,昨天在死人,今天還在死人。也有人說,太陽底下無新事,難道死了這么多人,還不叫事,人命關天嘛。所以,以后,我遇到了類似貌似真理的話,一定要轉轉腦筋,但又有人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想也不是,不想也不是,做人真難。再難還是要好好做人,做人肯定關心生死。想到這,我拿起了今天不知要拿多少遍的手機,群里已有人轉發了疫情實時動態:確診病例7736人,疑似病例12167人,死亡人數170人,治愈人數124。確診病例又增加了一千多人。這個世界很不公平——我睡了一晚,還能醒來,還能對著陽光呼吸,還能冒兩句廢話,但一些人永遠閉上了眼睛。這個世界上,除了生死,什么都不是事兒,古人早就說過:“富貴于我如浮云”,說這話的多半是個怕死鬼。此時,窗外的陽光更強了一些,她可能不知道,有時光明驅散不了黑暗和夢魘。

      起床,洗臉,漱口,這日常的動作我都感覺到別有一種意義。理解我,特殊時期人都有點過敏。戴上我最不想戴的口罩(我是我們家最晚戴口罩的人),出門。走過我每天都要走過的長城干道,到了南苑小區的十字路口,進一小吃店??贍苡捎詿蠖嗍晡純?,生意好了許多,來了很多食客。他們基本上都戴著口罩,沒有人說話,仿佛被什么噎住了,平時的喧嘩好像被口罩罩住了。我想起了一句相聲“你丫本事大了,有本事戴口罩吃飯呀!”,邊想邊竊笑。我要了一個拳頭大的蔥肉包,一碗稀飯,埋頭吃了起來。突然,鄰桌炸響了兩個噴嚏,聲音還未滾到我面前,一中年男人從鄰桌端著紅得發亮的牛肉米粉坐到了我面前。閃電比聲音快,他比閃電快。我真想告訴他,那不是地雷爆炸了。算賬,5元錢,基本沒漲價,我匆匆走了,心里給老板點了個贊。

      穿過我一生都走不完的長鋼生活區,來到了長鋼醫院門口,保安把我攔下,穿著防疫服的醫生把測溫計觸近我的脖子。不知為什么,我有點緊張(我本來就是一個看見醫生就緊張的人),覺得有把刀抵住了脖子。醫生說,正常,36度。我舒了口氣,但沒讓醫生察覺。

      上九樓,到了我媽住的骨科病室,一邊閑聊一邊翻手機。從手機上看到,江油作協公號推出了抗擊冠狀病毒專輯《面對疫情——江油作協在行動》,其中有我的作品《逆行》。我總覺得,這個冬天逆行是最危險也是最美的姿勢?!罷嬲撓賂也皇悄悴慌?,而是你雙腿顫栗,卻依然前行”,喜歡這句話,不假。是呀,誰不怕死,就像兒時打架一樣,拳腳相加時,一哄而上,但對方摸出家伙拚命時,我一溜煙就跑了。我小時就特別怕死,知道自己將來會死時,我還大哭了一場。所以,在我眼里,那些逆行者是英雄。在這個冬天,對很多人來說,命不是白來的,是這些逆行者在為你拚命。

      中午,在家有滋沒味地吃了飯,又倒頭悶睡。是嘛,不睡覺干什么,人空了,心里不裝事,不思想,靈魂也就走了,形而下的瞌睡就來了。其實,豬也挺不容易的,一輩子都關在豬圈,除了吃就是睡,沒法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有人說,像豬一樣幸福,你去試一下,就肯定不想做豬了,只想做一只會飛的豬。有人說,特殊時期,睡覺也是響應政府號召,也是為社會做貢獻。我覺得,這種說法有點牽強,因為這種行為和逆行不一樣,沒有主觀愿望,純粹是生理行為,和豬吃睡的行為差不多?!蔽彝蝗幌肫鶉豪鏌慌笥訓南汾剩航衲曄路菘隙ㄊ巧叻?。我覺得有失偏頗,人都被整得那么焦慮和憔悴,干那事也會有心無力。

     一覺醒來,盯著天花板看,發現,天花板也在偷偷看我。摸了摸肚腩,它的弧度離天花板近了一些。對人而言,不是什么東西多了就好,肚腩不是才華,是“三高”。古人說,飽讀詩書、腹有詩書氣自華,但我發現,古代的大部分文人肚子都很癟,他們并沒有把詩書裝進肚子而是裝進了腦子。我要向古人學習。胡思亂想之后,我被肚腩頂出了門,決定出去走走。

     當然,非常時期,只能揀人少的地方走,像鬼子進莊一樣。沿長城大道往西走,上涪江一橋橋頭,右拐,上河堤。河堤上人很少,少得比河里不時扎猛子的水鴨子還少。行人都口罩捂面,讓我時時想起武漢,想起冠狀病毒,想起那些正在與死神搏斗的白衣天使。這個時節,河堤下平時幾乎沒有人,但今天意外有了一些人,或許是因為這里空曠、人少,不會污染。他們散步,喂鳥,坐在草堆里,享受溫暖的陽光,仿佛徹底遠離了那場疫情。這應該不是他們想去的地方,但陽光會照到他們想去的任何地方。

      河流很清,清得有點像泉水,能數得清的浪花閃著白光,它的白比口罩的白多了一些旖旎,也多了一些穿透力。河堤下有一個釣者,顯得很孤單,他是在逃離還是在等魚?我不清楚。一對戀人坐在椅子上,戴著口罩,互相摟抱著,他(她)們的愛很緊密,只剩下一個口罩的距離。經過了這場疫情,他(她)們的愛情是否會有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我想起了馬爾克斯的那本書《霍亂時期的愛情》,我沒看過,主要是南美人的名字太長,書中的主人翁都有一個比亞馬遜河還長的名字,我一般見了三個以上的外國名字,頭就會發昏。不知道書中的男女主角談戀愛時會 不會戴口罩。

      兩個穿著紅色運動服的學生從我身邊跑過,他們戴著口罩,跑向我不知道的近處和遠方。偶爾有人悠閑地騎著哈羅單車,看得出,他們和我一樣,是出來透氣的。路邊還有一棋攤,圍了幾個人,都戴著口罩,我心里覺得,他們不應該這樣群聚。一名穿著黃色工作服的清潔工,正在打掃路面,很多行業都放假了,可他還是象平常一樣工作,他比我和很多人高尚一些。路邊擺有水果攤,切好的甘蔗10元錢一袋,香蕉2元錢一斤,未漲價,我有點吃驚。

無論災難多么無情,生活都要繼續。對于凡人來說,就是每天從天亮好好地活到天黑。

       返回,看見天空中有一只孤懸的風箏,就那么一小點,卻把天空霸占了;不知道是誰放的,如果他在我面前,我一定會向他請求,讓我放放——不是我想放風箏,而是想讓風箏牽著我到一個我從沒去過的地方。

       走下河堤,到了小區樓下的田豐雞干鍋店。這家店在營業,也沒營業——只打包和外賣。店外等著很多穿美團服的外賣和準備打包的顧客。我買了一小鍋干鍋兔,70元,不貴也不便宜。在這里,偶遇了發小同學,他偕夫人散步路過。站著和他聊一會,話題當然是疫情,都感嘆生活不易,生命無常。臨走時,相約疫情過后好好酒聚一下。心里盼望這天早日到來。

      回到家,吃完晚飯,沒出門。坐在電腦前敲字,敲完這些沒用的、站立不穩的字時,窗外下起了雨。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 理性發言0條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登錄 注冊
推薦信息

熱門信息